永不凋谢的冬奥之花,背后的故事更动人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07日

2月5日,素有“金牌之师”之称的中国短道速滑队不负众望,在混合团体接力项目上为中国摘得本届冬奥会首枚金牌。

在昨晚举行的颁奖典礼上,当运动员们被热烈的掌声簇拥着登台领奖时,细心的观众注意到,他们手中的颁奖花束似乎跟以往不太一样。

据北京冬奥组委会介绍,这届冬奥会的颁奖花束不再使用传统的鲜切花,而是选用手工编织而成的绒线花。这其中不仅蕴含着节俭、可持续的办奥理念,而且寓意美好,被人们称为“永不凋零的荣耀之花”。

在这届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共计1251束 “荣耀之花”中,有500多束是出自“脊髓损伤者希望之家”的150多位残疾人之手。

脊髓损伤者希望之家(以下简称“希望之家”)是由长江商学院EMBA32期校友唐占鑫参与创办的公益组织。唐占鑫自己也是一名脊髓损伤者,2018年,她带着对公益的种种思考和困惑,来到长江就读EMBA,成为长江第一位坐着轮椅的公益生。

1月底,北京刚刚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我们在希望之家的办公室里见到了唐占鑫,听她聊了聊奥运颁奖花束背后的人和故事。

01 150位残疾人、630万针、2万小时,

编织成永不凋零的荣耀之花

2021年8月,希望之家的工作人员接到了北京市残联来电,电话那头询问他们能否承接绒线手工制品的工作。

考虑到希望之家文创工作室有手工编织基础,唐占鑫和团队没考虑太多就应了下来。

“当时以为只是一份来料加工,我们可以通过这件事给残疾朋友增加一些收入,所以我们就表达了意愿说我们能做,”唐占鑫回忆称。

后来没想到摆到他们面前的,是一束手工花的图片和它详细的钩织方法。

残联告诉他们,这是要给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制作的颁奖用花,需要采用非遗技艺“海派绒线编织法”进行手工钩编。

唐占鑫和团队从来没想过能以这样的方式参与到冬奥会之中,所以他们非常激动;但激动之余是紧张,毕竟这束花半年后将成为全世界的焦点,能否按时、保质完成,是对他们的一场考验。

颁奖花束组织方恒源祥把教学视频发来以后,文创工作室的技术顾问刘晓云边拆解学习,边评估工作量和他们需要的人手。

这样一项技术含量颇高的任务,仅靠他们工作室的几位成员是无法完成的。于是他们发动身边的力量,号召更多有手工基础的残疾人加入。

在经过多轮的征集和培训后,最终共有150多位残疾人和少量他们的家属参与到了这项任务中来。

编织花束是个细心和耐心活,看似简单的一束花必须一针一线、一花一叶地编织而成。

仅其中的一朵玫瑰,就需要花费至少5小时编织而成,完成一整束花则要耗时35个小时。

据粗略统计,希望之家编织的这500余束“荣耀之花”一共包括了630多万针,累计耗时近2万小时。

他们在做质检时也非常严格。

每束花的花枝和主干之间都是由铜丝连接,这部分必须包得严丝合缝,因为有些冬残奥会的运动员是没有上肢的,当他们把花束夹在脖子上的时候,不能让这些金属碰到或者刺伤他们。

在最初恒源祥的设计方案中,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颁奖花束都是6种花型,包括玫瑰、月季、铃兰、绣球、月桂和橄榄,它们分别象征着友爱、坚韧、幸福、团结、胜利与和平。

唐占鑫和刘晓云在了解完所有花的寓意后,觉得冬残奥会应该增加一朵波斯菊,来体现残疾人顽强不息的精神。

这一方案最终被冬奥组委和恒源祥采纳,冬残奥会的颁奖花束就这样多了一朵蓝色波斯菊。

02 从人生最低最低的那个点,慢慢走到现在

“荣耀之花”并不是唐占鑫团队参与的唯一一个冬奥会项目。

他们还参与了涉奥场馆、场所的无障碍设施监督和体验,并为冬奥组委编写了一本《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残疾人服务知识手册》。

繁忙的工作加上疫情带来的巨大考验,让2021年成为唐占鑫从事社会工作最有挑战的一年,“精神和身体都疲乏到了极点,白头发蹭蹭蹭地长”,“无数次感觉自己都要放弃了”。

支撑她熬过来的,是内心那股最炽热的渴望,渴望像她这样的残疾人不仅可以重拾支离破碎的生活,还能为社会创造更多价值,得到更多认可。

看着眼前这个眼睛中闪烁着光芒的唐占鑫,让人很难想象,她当初是如何把自己从“人生最低最低的那个点”拉了出来,并一路走到现在的。

2004年,即将硕士毕业的唐占鑫和朋友在国外毕业旅行,本以为等待自己的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却不曾想是一场严重的车祸。

当她醒来时,周围一片惨白,耳边传来吵闹的仪器声,还有医生对她说的那句话:“今后你能站起来的可能性低于10%”。

唐占鑫尝试过去创造那低于10%的奇迹,但最终还是被现实打败。“变成坐在轮椅上的残障身份,我觉得是我人生最低最低的一个点”。

陷入绝望的唐占鑫甚至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直到有一天,父亲抱着她从车上下来时,不慎摔倒,父亲将她抱起的时候,她看到了父亲的白发和眼神中的歉意。从那一刻起,唐占鑫决定就算为了父母,也要好好生活下去。

于是她开始通过网络,小心翼翼地了解着与她命运相似的人。

2014年,抱着希望帮助更多伤友恢复生活的初心,她和几位志同道合的伤友共同成立了北京市首个脊髓损伤者希望之家,在残联资金的支持下,为脊髓损伤者提供康复训练。

唐占鑫知道,很多残疾人在经历过身体的重大创伤后,会同时陷入心理崩溃的状态,他们往往躲在家里,不敢主动走出来。

于是他们主动出击,通过朋友圈、社区甚至是卖残疾辅具的厂商,去寻找和拜访那些深藏在城市各个角落的伤友。

他们把自己的视访队伍称为“挖掘机”,“就是无论你藏得有多深,我们都能把你挖出来” 。

胡同里的郭媛媛就是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挖”出来的。

她是一名先天性脊柱裂患者,从出生起就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她和家人住在东城区胡同里一间40平的房子里,逼仄的空间容不下一把属于她的轮椅,30岁之前的郭媛媛,大部分生活空间就是一张床。

唐占鑫清晰地记得,他们去她家视访的时候,连门都进不去。久居家中,郭媛媛也很不擅长跟人打交道。

“我们的访视员就站门口跟她介绍我们生活自理的培训,她一直坐在床上,不抬头、也不说任何话,”唐占鑫回忆说。

他们第一次去并没有说服郭媛媛,直到第二年她才鼓起勇气,主动来到他们康复中心。在这里她看到原来有这么多和她有相似经历的人,原来他们也可以过得那么好。

她原来总跟唐占鑫说,自己原来的生活 “今天只是昨天的重复,明天只是今天的重复”。?

从2016年开始参加培训,到2017年,郭媛媛不仅能够生活自理,还成了希望之家的工作人员。这次冬奥会绒线花的制作,她也深度参与其中。

从2014年成立开始,希望之家一共帮助了全国800多位脊髓损伤伤友,让他们像郭媛媛这样从原来的被照顾到实现生活自理。他们还为1500多位伤友提供了职业技能培训。

随着服务范围的不断扩大,唐占鑫和团队觉得他们需要更高和更专业的组织形式来承载全国伤友的希望。

于是,他们先是在2015年成立了民办非企业单位,又在2016年成立了北京新起点公益基金会,由唐占鑫担任理事。

虽然组织更专业了,公益的初心也无比美好,但唐占鑫此时并不知道每个分支机构各自的定位应该是什么,也不知道它们未来要走向哪里。

在发展过程中,民非和基金会也遇到了投入产出效率低、筹款不顺利等各种问题。

这时候唐占鑫觉得,她不能再独自摸索下去了,她要找一个专业的地方系统、深入地学习。

03 从觉得谈工资很“罪恶”,到开始用商业的思维做公益

2018年,唐占鑫带着对公益的种种困惑,填写了长江EMBA公益生的申请表,她希望能在这里得到答案。

当时他们的基金会刚刚起步,规模和影响力原本是达不到录取标准的。但她在面试环节分享自己的经历时那种真实和坦然,深深触动了面试的朱睿教授,她决定把唐占鑫招进来。

“一个人发自内心的力量是非常可观的, 当她自己想要改变的时候,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了,当时我就觉得,帮助这样的人,一定不会错,”朱睿教授回忆说。

唐占鑫常常用“打开思路”来形容长江对她的影响。她原来做公益的时候,不希望自己的机构跟商业有什么瓜葛。

“我之前总觉得商业就是挣钱……公益这件事情这么崇尚,怎么会考虑我自己要有收入呢?我们团队的人跟我来谈工资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好像拿工资是一个很罪恶的事情,包括我自己也是。”

后来她发现,这种不计投入与产出,甚至不考虑团队成员利益的方式,其实是一种慢性透支,无法让机构自我造血、形成良性循环。

在长江,唐占鑫接触到了“社会创新”模式与共益的理念,更是开始意识到,真正可持续发展的公益,不仅要融入商业思维,更要多与企业、政府等各方力量合作,大家各自发挥所长。

她慢慢转变了自己多年来做公益的思维,开始去考虑如何用商业的方式可持续地做公益,如何整合多方的资源促进合作,为社会带来更大的能量。

在唐占鑫看来,这次奥运颁奖花束的制作就是一个典型的“社会创新”模式,即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共同协作,各自发挥所长,解决社会问题。

这其中恒源祥作为企业方,拥有专业的钩织技术和充足的资源及资金支持;

而希望之家的残疾人能充分发挥他们专注和坐得住的比较优势,既能通过这种方式创造价值,又能获得一定收入;

而双方合作的前提,是以北京市残联为主的政府机构从中组织与协调。

这让唐占鑫看到了未来希望之家的文创工作室要怎么发展。

“与其自己在这摸索,不如跟一个更有社会创新意识的企业合作,我们各取所长,共同把这件事做好”。

04 希望大家看见我们是因为专业,而不是因为我们坐着轮椅

唐占鑫公益思路的转变,还体现在她对团队自身的专业性有了更强的底气和更高的期许。

她记得2004年刚受伤的时候,很多人看到她的第一反应是觉得可怜,经常有人对她感叹“年纪轻轻就坐上了轮椅”。

但是现在,人们在看到她和团队的其他伤友时会说,你们真有能力,你们居然能做出这些事情。

这种社会看待残疾人视角的转变,是唐占鑫工作认同感和动力的重要来源。

“我特别希望有一天,更多人看到我们的时候,不是在看到我们的轮椅、看到我们曾经的悲痛,而是觉得你们还这么有能力,我们还能做什么让你们更有能力。”

过去在面对政府采购部门或者出资人的时候,她会着重介绍帮扶对象在这里的收获,但现在她更有底气介绍他们团队的专业性,以及他们机构形成了怎样的良性循环。

“我相信这次冬奥会的颁奖花束,奥组委、北京市残联和恒源祥之所以愿意交给我们,是因为我们有能力保质保量完成,而不是仅仅因为我们是残疾人。”

去年,唐占鑫还加入了长江商学院“社会创新与商业向善实践课程”的导师团,一方面希望通过与更多校友企业的交流了解更多公益和组织的理念、方法及案例,同时她也希望能借这个机会向更多企业传递残疾人具备的就业能力,进而寻找更多合作机会帮助残疾人就业。

2022年,唐占鑫还给自己定了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就是去学习更多前沿的公益、管理方法和思维,把机构带得更专业,让更多残疾人通过他们的平台走向社会,也让更多人看到他们的能力和价值。

“我希望我们是一个专业的服务机构,无论我们的组织架构、运营模式还是服务方法,都是专业的。

别人在看待我们机构的时候,不是说我们是一个残疾人的服务机构,而是说我们是一个专业的机构,由残疾朋友组成。”

回望过去这7年的公益之路,唐占鑫觉得没有什么遗憾。她觉得自己坐在轮椅上还能让自己和团队过得很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她说:“我们的每一天都是全新的一天”。

过去这充满挑战的一年,唐占鑫把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工作。

2022年,她希望自己能有更多时间陪陪女儿,也像其他妈妈一样多辅导辅导她的作业,帮助她顺利完成小升初;

她还希望自己能生活得更精致一点,她笑着说自己现在过得太粗犷了,希望今年“至少能有时间去逛逛街,做做美容吧”。